跨省“溢價買地”40萬畝 東部八省市兩年出資1200億

2019-11-14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 劉展超

  一畝土地指標約合30萬元!2018年和2019年,東部八省份出資超過1200億元,換來約40萬畝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以支持“三區三州”及其他深度貧困縣扶貧攻堅。

  這種做法一方面顯化了土地級差收益,另一方面增強了脫貧攻堅的資金投入力度,但同時也給東部幫扶地區帶來了一定的資金壓力。“三區三州”指西藏、四省藏區、南疆四地州和四川涼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肅臨夏州,是國家層面的深度貧困地區。

  自然資源部12日刊發《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第4050號建議的答復》(下稱《答復》)稱,從調查分析情況看,增減掛鉤節余指標跨省域調劑供求矛盾突出。中西部省份由于脫貧攻堅任務重、資金籌集困難,多個省份申請增加調出節余指標,而部分幫扶省份由于經濟轉型升級、經濟下行及省內脫貧攻堅任務重等原因,新增建設用地需求減弱,提供幫扶資金的壓力增大。

  何為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簡單而言,它是指一定區域內,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與農村建設用地減少相掛鉤。若將農村建設用地例如宅基地復墾變成耕地,那么城鎮可增加相應面積建設用地。

  為了化解用地供需矛盾,2005年原國土資源部組織啟動了增減掛鉤試點,并嚴格限定在縣域范圍內實施。此后,該政策逐步擴展到市域范圍,然后再到省域內,最終在2018年開始“有條件”地推行跨省節余指標交易。

  2018年3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跨省域調劑管理辦法》,明確“三區三州”及其他深度貧困縣增減掛鉤節余指標由國家統籌跨省域調劑使用。

  增減掛鉤節余指標跨省域調劑的調出地區限定在“三區三州”及其他深度貧困縣,這是為了集中力量幫扶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根據經濟承擔能力,確定北京、上海、天津、江蘇、浙江、廣東、福建、山東等8個省(市)為主要幫扶省份。

  簡單來說,就是上述八個地區可以使用資金去購買“三區三州”及其他深度貧困縣的節余土地指標,以換取在本地增加建設用地指標。

  自然資源部的數據顯示,2018年,19個深度貧困地區所在省份調出節余指標19.43萬畝,獲得調劑資金607.28億元;2019年,國家繼續下達跨省域調劑節余指標任務20.88萬畝,擬調劑資金647.30億元。

  折算下來,上述節余指標約合30萬元/畝。這比一些地區在省域內流轉的節余指標價格要高不少。

  比如,江西省贛州市已數次開展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省內交易。2017年3月,贛州市第二批增減掛鉤節余指標順利完成省內交易,交易指標總面積634.76畝,交易金額1.09億元。折算下來,約為17萬元/畝。

  而贛州市第一批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節余指標省內交易的情況是902.8畝、1.45億元,約合16萬元/畝。

  上述《答復》透露,2018年,國家下達江西省增減掛鉤節余指標跨省域調劑任務0.7萬畝,2018年底,江西省人民政府來函確認完成2018年調劑任務(其中贛州市調出節余指標3862畝),經核定,涉及的21.7億元調劑資金已撥付江西省財政。

  這顯示,這些節余指標的價格也基本上是30萬元/畝。

  當然,也有流轉價格更高的地區。2017年12月28日,四川省樂山市馬邊縣與浙江省紹興市越城區簽訂增減掛鉤節余指標流轉協議,簽約流轉節余指標7000畝,協議總金額50.4億元,畝均價格72萬元。

  正是因為節余指標流轉收益對扶貧攻堅的作用較為明顯,一些地區也在試圖增加節余指標。

  今年5月,贛州市政府下發《關于進一步規范推進贛州市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工作的實施意見》,要求確保2019年全市不少于1萬畝、2020年全市累計不少于2萬畝的增減掛鉤節余指標用于跨省調劑或省內流轉。

  不過,一些幫扶省份自身也存在一些貧困市縣,這些市縣原本也有節余指標,以便同省域內的其他市縣進行交易,換取扶貧資金。而前述跨省域的節余指標分配下來,就會對這些省內“自產”的節余指標交易產生影響和沖擊。

  一位東部省份自然資源廳官員曾透露,該省經濟社會發展水平雖然總體較高,但是區域發展不平衡,省內脫貧攻堅任務也十分繁重。該省2018年增減掛鉤節余指標跨省域調劑任務規模超過了省內2016、2017年兩年的交易規模,將對省內調劑市場產生較大的影響。

[責任編輯:蔚然]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众神之王走势图 球探体育比分ios破解版 沈阳按摩馆 欧美特级限制片2017 单机麻将四人不联网 南京按摩店 日本新av女优介绍 江西麻将怎么算分 凤凰配资 500万彩票网电脑版比分 球探篮球比分app旧版 三级片在线播放qvod 陕西快乐十分 福州红灯区图片大全 广西11选5开奖结 球棎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vs 拉萨快餐女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