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三天可見》:新型訪談實驗

2019-11-06
來源:澎湃新聞

  新一季《奇葩說》開播,沒有姜思達的身影,就像他與謝娜半真半假開玩笑說的,與前公司鬧掰了。所以,他不來《奇葩說》,米未出品、他主持的短視頻“少數派報告”《透明人》也不再更新。姜思達以“姜思達工作室”的新身份重新活躍在綜藝圈,除了在《陷入姜局》中放飛自我外,最新他主持全國首檔明星社交實驗《僅三天可見》播出,節目中姜思達將分別與八位明星嘉賓展開為期三日的相處,做貼近觀察與深入訪談。目前節目已播出兩期,第一期的嘉賓是謝娜,第二期的嘉賓是池子。

 

  《僅三天可見》海報

  《僅三天可見》標榜稱“全國首檔明星社交實驗”,之于其他的訪談類節目,《僅三天可見》是否真有所突破?

  突破訪談的空間與時間

  說起訪談類節目,可能觀眾第一反應想到的是《藝術人生》《魯豫有約》《超級訪問》《楊瀾訪談錄》《可凡傾聽》《非常靜距離》,等等。這些代表著的是傳統訪談類節目的形態,即演播室訪談。在一個固定的訪談場景里,一個(或幾個)主持人、一個(或幾個)嘉賓圍繞著一個大致主題展開對談,臺下還坐著不少觀眾,偶爾參與互動。

 

  已經停播的《超級訪談》

  只是近些年來,傳統的演播室訪談已愈發不受歡迎。除了網絡時代的沖擊與年輕觀眾審美的變遷外,演播室訪談也有諸多局限,比如訪談形式單一、訪談套路化、節目同質化、嘉賓資源被透支等等,所以不少演播室訪談已悄無聲息地停播了,少數的幾檔節目也大多收視率慘淡,反響寥寥。

  依托于互聯網平臺的訪談類節目在崛起,它們在節目的形態上做了諸多變革。首要的是,對訪談場景的突破。

  演播室訪談局限于演播室或某個固定的訪談場所,訪談以主持人為中心,在有限時間內做一問一答。表面上看訪談很自在隨意,實際上因為空間的限制或主持人的能力不足,受訪者可能會有緊張、警惕或排斥的心態,傳遞給觀眾的信息比較有限。

  但互聯網時代的訪談,大多選擇了開放式的場景,結合了紀實類真人秀的拍攝方法,訪談空間可能是受訪者的家里、工作單位,或者是深入嘉賓的社交與生活,貼近觀察,隨時發問,最后再將碎片化的對談剪輯成完整訪談。

  比如魯豫的《魯豫有約·大咖一日行》,魯豫走進大咖的生活去訪談;易立競的《立場》,雖然仍舊有相對固定的室內訪談,但它同時也不斷將受訪者帶進各種環境中去,像帶俞灝明到死亡體驗館體驗焚化,帶王佩瑜到汶川遺址,帶海清到她的童年住所;華少的《今夜九點半》,則是特定夜晚登門造訪;許知遠的《十三邀》,主持人與嘉賓的溝通場景也非常多元化……場景變化,凸顯的是受訪者的主體性,讓受訪者的狀態更為舒適和本真。

  《僅三天可見》亦然。它也走出了傳統演播室訪談的封閉空間,姜思達會在三天時間里跟著訪談對象工作、生活,記錄其真實狀態,并“在社交中對談,于對談中社交”。像首期他跟隨著謝娜飛到長沙,陪著謝娜工作,第二天陪著她健身,并參與了謝娜的一場朋友聚會,第三天與她一起滑冰。

 

  第二天,姜思達與謝娜一起去健身

  打破傳統演播室訪談的空間限制,極大豐富了訪談類節目的信息量。比如魯豫的《大咖一日行》中曾到珠海格力總部拜訪董明珠,其中有一幕拍到了董明珠對手下發火,董明珠直接讓手下“下去”,還說“不把你們撤了才叫怪”。之后對談中董明珠講到,她不跟員工太親近,以杜絕不良的圈子文化。因為有了現場那一幕,對談中的這句話才給予了觀眾“眼見為實”的真實感和現場感。這是傳統演播室訪談很難達到的效果。

 

  董明珠發火。進入訪談者的工作與生活中,訪談會有一些更直觀的發現

  在《僅三天可見》中,第二天姜思達與謝娜一起去健身,健身完謝娜帶姜思達去了一家咖啡館。謝娜提到,她懷孕期間唯一一次工作,就是在這家咖啡館里拍攝。接著謝娜就談到了自己得知懷孕時的反應,那種難以言表又極度克制的喜悅。事后姜思達總結道,也是在這一刻,他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謝娜,一個慢下來的謝娜。這就是打破訪談空間的意外發現。

 

  謝娜談到,得知懷孕那一刻那種誠惶誠恐的心態,擔心自己的尖叫會把孩子嚇跑了。是非常真實的心態

  除此,打破訪談空間還可以提升訪談節目的可看性。傳統演播室訪談鏡頭語言非常單調,與其說是“看訪談”,不如說是“聽訪談”。訪談空間被打破,加入了真人秀元素,就可以豐富訪談場景,豐富畫面元素,豐富鏡頭語言,更加鮮活、靈動。

  不過,訪談空間的突破,不是《僅三天可見》的獨創。《僅三天可見》可以稱為創新的點是,它的“僅三天”的概念,即主持人跟隨訪談嘉賓三天時間,在三天時間里觀察,“第一天用鏡頭感行事;第二天,鏡頭感加一些疲憊;第三天,愛咋咋”,最后達到一個比較深的立意,“看懂一個人,才能決定love or hate”。

  連續三天跟訪,的確有助于消除發問者與訪談對象的陌生感和距離感。只是就目前看來,《僅三天可見》目前在“僅三天”的開掘不夠,三天里給觀眾的有效信息量很少,有時還不如魯豫的“一日行”。比如第二期,第一天池子陪同姜思達參加了一場開放麥表演,第二天姜思達參與了池子的一次私人社交,第三天倆人直接在戶外訪談了。

  姜思達的“三天”,并非實時陪同,似乎只是某些時段姜思達出現,拍攝一些素材后,各回各家,這樣一來,“三天”從陌生到熟悉、從戒備到放松的過程并沒有更直觀地呈現出來,哪怕姜思達說自己更放松了,觀眾也不太能感同身受。

  主觀化的訪問視角

  傳統的演播室訪談,對于主持人的立場要求是嚴謹、客觀、中立,可以有尖銳、甚至帶有冒犯性的提問,但不建議主持人帶有偏見的評判。像易立競的《立場》雖然突破空間和時間限制,但節目的價值立場仍舊是“深談”與“傾聽”,選擇以“硬核發問”逼近真相,而不是代替觀眾評判。節目宣稱的是,“不盲從、不迎合、不回避、不輕薄”。

  許知遠的《十三邀》在2016年5月17日播出第一期后,其訪談形式令人耳目一新。許知遠不是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客觀的發問者,相反,他的定位是“笨拙的發問者”。他毫不掩飾自己的“偏見”,節目的標簽是“看世界,帶著成見”,“我會帶著我的偏見出發,等待這些偏見被打破,或被再次印證”。他既對流行的一切提出質疑,又試圖在對話中找到合理性。比如他訪談馬東時說自己不喜歡《奇葩說》,他認為李誕的那種“我什么都行”是淺薄的。許知遠會直接對著鏡頭說他的困惑,也對嘉賓直言不諱。

 

  《十三邀》不掩飾發問者的成見

  《十三邀》剛出來那會,質疑不斷,不過做到今年第四季,越來越多觀眾認可了這一形式,它也為訪談類節目帶來了鮮明的不同。

  首先,發問者的主觀視角,有助于讓訪談從“你問我答”,變成雙方觀點的交鋒與碰撞。當然,這對于發問者和受訪者的要求都很高,雙方都是高手,就是高手過招的精彩,像最近一期《十三邀》,許知遠對談陳沖就非常好看,這屬于兩個“文化人”的交流。對比下魯豫《大咖一日行》中對陳沖的訪談,就主要還是對“明星”陳沖的訪談。

 

  許知遠與陳沖對談

  另一方面,發問者的主觀視角,也充分彰顯了發問者的個性特征。適時插入的點評或總結,代表的是發問者的觀察與感受,它也能直觀地體現出發問者的水平與層次。發問者的感受是否坦率?是否細膩?是與眾不同還是陳詞濫調?好的發問者,他的點評既可以幫助觀眾審視一些被忽略的細節,深化訪談的內涵,同時也產生了一種“間離”效果,讓觀眾與發問者一樣,不是對受訪者的說法照單全收,而是多了一個審視和疑惑的視角。

  像《十三邀》已經與許知遠深度綁定,這檔節目有著濃濃的許知遠氣息,帶有傳統知識分子的清高、自傲、扭捏和某種“裝腔作勢”,它有時有令人驚喜的深刻發現,可有時許知遠的清高自憐也讓人覺得“討厭”。

  之所以花費筆墨談論《十三邀》,是因為姜思達在《僅三天可見》里的發問立場與許知遠非常相似,姜思達帶著困惑出發,訪問過程中大量穿插著姜思達對受訪者的感受及點評。可以說,姜思達訪問嘉賓的同時,攝影機也在訪問他。姜思達是適合這種節目形式的,在《奇葩說》與《透明人》種,姜思達已充分體現出了他的思辨性和強烈的感受能力——細膩、敏感、坦率、具有同理心。

 

  《僅三天可見》中很多時候,是姜思達對著鏡頭講述自己一天來的感受和發現

  《僅三天可見》第一期訪問謝娜,謝娜并不是姜思達理想的訪問對象,原因是他與謝娜是熟悉的,他甚至將謝娜認為是自己的“恩人”。這種過于鮮明的主觀立場,導致了姜思達無法“挑戰”謝娜,或者說,在訪問時他的心理位置是低于謝娜的,節目的最終效果是“仰望謝娜”,以至于有觀眾認為節目是對謝娜的“洗白”。可見,過于主觀化的視角是有利有弊的。當主觀立場壓倒理性判斷時,節目就會顯得不好看。

  即便如此,對謝娜的訪問依舊有亮點。比如訪問謝娜之前,姜思達坦言,“如果不記著她所謂幫你那件事,如果不記著她功成名就,你能否喜歡她”。也即,姜思達知道,自己喜歡謝娜也許是因為那兩個前提:她幫過自己,她很有名。雖然訪談的結論是,姜思達喜歡她,但發問者能夠坦白這個困惑,哪怕是贊美式的訪談也不會成為《藝術人生》。

 

  有這一份反思,是難得的

  第二期對池子的訪談,比謝娜這一期好了一點。一方面,雖然節目依舊沒有呈現出“三天”的信息量,但最后一天訪談池子第一次在節目中談到他的家庭遭遇,是他“三天”來打破心防的一種體現。另一方面,姜思達與池子沒有那么“親近”,在心理上更為平等,所以第二天池子帶著姜思達去參加《脫口秀大會》許多成員在場的私人野餐,姜思達感受到了真實的尷尬和“不開心”,他沒有融入進去,也不試圖融入。這一刻,有達到節目所謂的“挖掘當下年輕人的社交心態”的目的。

 

  不掩飾不開心

  《僅三天可見》還有一個亮點設計,就是每期節目末尾,有一個“兩真一假”三個問題的問答。姜思達與嘉賓互問三個問題,回答兩個真、一個假。固然真真假假仍舊是霧里看花,但形式上的創新蘊含的八卦容量,有時不亞于一小時的八卦訪談。

 

  三個答案里兩真一假,真真假假觀眾只能去猜

  總的來說,《僅三天可見》近乎姜思達版《十三邀》,這兩檔節目,都是發問者大于節目本身,發問者塑造節目個性,脫離了許知遠和姜思達,節目似乎就無法成立了。差別在于《十三邀》更多是時代與文化的困惑,它的立意更大一些,偏向于深度思考;《僅三天可見》關注的是明星作為普通個體時的狀態,并以此來透視年輕人的社交,輕淺輕巧。《僅三天可見》沒那么好,但還有姜思達。 (曾于里)

[責任編輯:董岳昕]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众神之王走势图 日本sm恋足 快播欧美av女优无码 中国股票配资网 启天配资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000427股票行情 乾鑫配资 买股票指数期货 体育比分网站 四海策略配资 pk10牛牛 阿v网站在线i免费 南阳股票配资 竞彩比分直播 黑龙江22选5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