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夏貝爾陷債務危機:累計融資達62億 錢去哪了?

2019-10-30
來源:新浪財經

 

行情圖

 

  記者 | 袁穎琪

  服裝公司拉夏貝爾(1.5, -0.10, -6.25%)的頹勢依然沒有扭轉跡象。

  這家公司的三季報顯示,拉夏貝爾實現營收約人民幣57.57億元,同比減少18.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約8.25億元,去年同期凈利約2.39億元。三季報中提到,虧損規模擴大,主要是因為門店減少導致的營業收入下降,同時處理存貨導致毛利率降低。

  作為國內首家A+H股上市的服裝公司,拉夏貝爾登陸A股兩年就業績變臉,深陷債務危機。截至三季報,拉夏貝爾負債總額達到71.6億元,資產負債率已經高達73.8%。目前,拉夏貝爾市值只有26.1億元。

  拉夏貝爾獲得融資已經越來越困難。今年8月,拉夏貝爾實控人邢加興質押給海通證券(8.12, -0.18,-2.17%)的股份被爆出違約。邢加興個人持有拉夏貝爾股票的質押率已經達到100%。此前的半年報顯示,拉夏貝爾的短期債務融資利率最高達到8.00%,去年末的時候最高只有5.66%。

  事實上,兩地上市的拉夏貝爾在融資方面本應具備優勢。從2017年A股上市開始算,拉夏貝爾IPO募資4.6億元,有息債務融資17.9億元,合計融資22.5億元。從現金流入的角度看,這兩年來拉夏貝爾股權、債權合計融資的現金流入高達62.4億元。

  

  圖片來源:Wind

 

  那么,拉夏貝爾獲得融資之后,這些錢都花哪去了?

  資金投向一:購置固定資產

  拉夏貝爾主要的固定資產投資包括太倉物流中心項目、吳涇總部基地項目、天津物流中心項目和成都物流中心。這些項目從2015年開始運行,投資預算總額大約為17.8億元。2017年至今,拉夏貝爾對于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的累計投入資金高達24億元,占這些年融資總額接近四成。

  上馬物流中心項目,希望提升物流效率節約成本還可以理解。但實際上,拉夏貝爾對物流中心項目投入緩慢,相反,拉夏貝爾對總部辦公大樓項目卻可謂不惜成本。

  截至半年報,這些從2015年就開始建設的物流中心項目,只有一個成都物流中心完工。同時,2017年拉夏貝爾的吳涇總部項目在建工程金額新增3億元,2018年繼續新增3.5億元,今年上半年又新增1億元。將募集資金投向總部建設,不免有些不務正業之嫌。

  與此同時,拉夏貝爾資產負債率從2017年的48.3%升高到今年三季度的73.8%。

  2018年6月份,拉夏貝爾已將吳涇總部園區抵押向銀行申請最高不超過4.4億元的貸款,并且將其中一棟大樓出租,盤活資產,回籠資金。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拉夏貝爾的固定資產、無形資產等的賬面凈值和他們相對應的現金支出存在較大差距,這個問題值得警惕。

  拉夏貝爾的現金流量表顯示,自從2015年以來,拉夏貝爾每年在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的投資都超過4億元,累計現金投入已經達到37.4億元。截至半年報,拉夏貝爾賬面上固定資產、在建工程和無形資產三個項目賬面凈值相加僅有20.5億元。這中間的差額,絕大多數是因為長期待攤費用攤銷引起的。長期待攤費用主要是結算店鋪租金,相當于預付的店鋪租金在賬面形成的資金沉淀。

  

  圖片來源:Wind

 

  這樣就存在兩個問題。

  首先,這部分租金支出現在被歸入了投資性現金流。但實際上,作為像拉夏貝爾這樣以直營為主的服裝企業,店租成本是一項重要的經營性開支,把它調整入經營性現金流更能反映拉夏貝爾真實的經營能力。

  近兩年,拉夏貝爾每年新增的長期待攤費用在3.5億元左右。假設他們都是以現金支付,經過這樣調整,拉夏貝爾的經營性現金流恐怕就要大打折扣。2017年公司經營性現金凈流入原本為5.6億元,調整后變為2億元。2018年經營性現金凈流入為1.6億元,調整后為-2億元。多年來,拉夏貝爾表面看經營性現金流和凈利潤的比值一直大于1。但實際上,更加反映業務實質的比例恐怕遠低于1。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拉夏貝爾歷來現金流都健康的情況下,突然陷入債務危機。

  第二個問題,拉夏貝爾在固定資產等長期資產方面投入了巨額資金,卻有一大部分沒有形成資產,而是在長期待攤費用的攤銷中以費用的形式流出賬外。這就存在利用體外資金循環,虛增收入的可能。其他服裝同行投入的固定資產方面的現金支出更多形成了賬面可見的資產而不是費用。

  巧合的是,也就是從2016年開始,拉夏貝爾支付各項稅費的現金支出就開始停止增長,其中增值稅占大多數。一般而言,增值稅是按照營業收入的一定比例征收。而且,拉夏貝爾經營性現金流從2015年開始逐年下滑。同期,公司營業收入卻一直處于增長狀態。各項稅費支出現金占營業收入的比例也從2015年的13.2%下降到2018年的8.2%。營業稅金及附加項目也出現了同樣情況,占營業收入比例從2015年的1.22%下降到了2018年的0.77%。各項稅費和營收的增速不匹配又加深了拉夏貝爾虛增營業收入的嫌疑。

  圖片來源:Wind、界面新聞研究部

 

  

  圖片來源:Wind

 

  資金投向二:股權投資,擴充子品牌

  2016年起,拉夏貝爾賬面開始出現長期股權投資這一項目。之后年份投資額逐年增加,累計約投入7.3億元。約占這三年來融資總額的12%。

  其中,投資額較大的兩個項目卻是兩個股權投資公司:天津星曠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下稱天津星曠)和西藏寶信股權投資合伙企業(下稱西藏寶信)。賬面價值分別為2.36億元和1.57億元。今年上半年,拉夏貝爾已經以2.75億元,出售天津星曠98%的股權。獲得微利0.29億元。根據天眼查信息,天津星曠和西藏寶信都是股權投資基金。其中,西藏寶信疑似由拉夏貝爾實控人邢加興控股。

  

  圖片來源:天眼查

 

  這樣看來,拉夏貝爾今天的困境和他“不務正業”有關。明明從2016年開始,經營已經越來越困難,拉夏貝爾不去加強主業,反而是希望靠投資賺快錢。

  拉夏貝爾這些年來也一直在擴充品牌陣營,在今年已經出現經營困難的時候仍然出資2.8億元,收購法國Naf Naf SAS 60%股權。此前,拉夏貝爾已持有Naf Naf SAS 40%股權,本次收購結束后,Naf Naf SAS將成為拉夏貝爾全資孫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拉夏貝爾收購的大多數品牌都處于虧損狀態,并沒有獲得市場認可。目前拉夏貝爾資金壓力較大,已經開始處置一部分資產回籠資金。10月22日,拉夏貝爾發布公告,宣布將控股子公司杰克沃克向人民法院申請破產清算。杰克沃克2018年共實現營業收入1.72億元;虧損1.62億元。

  

  圖片來源:2019年半年報

 

  今年5月,拉夏貝爾轉讓所持有的杭州黯涉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杭州黯涉)54.05%股權,獲得資金2億元。這次交易實際上是關聯交易。受讓方杭州雁兒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是自然人曹青全資控股的公司。而曹青同時又持有杭州黯涉23.86%股權。因此,曹青作為受讓方是拉夏貝爾的關聯法人。換一種說法就是,拉夏貝爾從關聯方處獲得2億元,緩解現在的資金壓力。

  事實上,拉夏貝爾和杭州黯涉之間一直存在大額關聯交易。

  杭州黯涉是一家電子商務運營平臺。2016年起,拉夏貝爾就與杭州黯涉訂立服務協議。主要是杭州黯涉同意營運多個電子商務平臺以銷售拉夏貝爾旗下多個品牌的產品。服務費用是基于拉夏貝爾透過電子商務平臺銷售利潤的30%再加上增值稅和必要的平臺運營成本。2017年,拉夏貝爾應付杭州黯涉的服務費為1.54億元,同期公司營業利潤為7億元。按照杭州黯涉收取30%利潤作為服務費的方式估計,拉夏貝爾通過杭州黯涉平臺銷售的服裝占總營收相當一大部分比例。

  

  圖片來源:2017年年報

 

  關聯交易是否有虛增暫且不論。拉夏貝爾不論是股權投資還是收購子品牌的策略,現在看來都不成功。大筆資金投入不但引起了資金緊張局面,子品牌造成的損失還拖累了利潤。

  資金投向三:存貨占用資金

  拉夏貝爾的存貨周轉率也在逐年下降。從2016年的1.77下降到2018年的1.45。賬面存貨價值也從2016年的17.1億元上升到了2018年的25.3億元。

  大量存貨一方面占用了大額資金。另一方面處理這些存貨也造成了毛利率下滑。拉夏貝爾毛利率從2016年的64.1%下滑到今年半年報的60.9%。為了回籠資金,今年拉夏貝爾已舉辦了多次內購會,折扣均在3.5折以下。

  擠壓存貨之后,存貨跌價往往是隨之而來的風險。2018年和2017年,拉夏貝爾存貨跌價準備與存貨賬面余額的比值分別為11.5%和9.2%。森馬服飾2018年、2017年該比例分別為14.7%和16.8%。太平鳥2018年、2017年該比例分別為18.6%和22.4%。相比同行,拉夏貝爾存貨周轉效率更低,而提取的跌價準備卻遠低于同業水平,說明拉夏貝爾提取的存貨跌價準備不足。過往年度利潤存在虛高的現象。

  

  圖片來源:Wind、界面新聞研究部

 

  如果拉夏貝爾在2016年初業績剛剛承壓,資金狀況尚好的時候,選擇發力產品端、提升產品質量、更新服裝設計理念,今天的狀況也許會不同。但現實沒有如果,拉夏貝爾已經錯過了糾錯機會,現在只能為錯誤決策買單。 

[責任編輯:董岳昕]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众神之王走势图 七星彩中奖查询 陕西快乐10分中奖规则 彩种最多的彩票平台 山东新11选5技巧 零点娱乐下载 众赢彩票苹果 ag真人游戏厅 体育彩票中心大厅 火山小视频推广任务赚钱吗 七乐彩幸运走势图表 今日重庆百变王牌开状 信阳谭家河好赚钱吗 广东十一选五官网app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开奖 海南飞鱼网站 现在招什么工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