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戶能否圍堵爭「上樓」?

2019-07-03
來源:香港商報網
暴徒揮鐵鎚連續粉碎玻璃幕牆。 記者 區天海攝
  學研社成員 吳桐山
 
  反對派持續煽動一些年輕人採取「不合作運動」,阻礙政府運作、圍堵政府大樓、衝擊立法會,尤其令吳桐山驚訝的是,社會上不少人,竟然表示理解這些年輕人的行為。一些市民說:「既然政府不能回應學生的訴求,學生用非正常手段是可以理解。」還有市民說:「見到學生這樣做很感動。」
 
  不能採用不合理手段
 
  吳桐山不否定任何人都可以追求自己的理想,有人要表達反對修例,甚至暫緩都不收貨,一定要撤回,作為一種意見表達,沒有人可以阻止,問題只是表達的手段。如果社會廣泛接受用「不合理手段」、「不合作運動」來表達訴求、達到目的,那社會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香港社會最大的問題恐怕不是政治問題。香港研究協會本月訪問了1265名市民,發現「社會民生」仍然是市民最重視的議題,有四成受訪者重視,其次才是「政治」的32%和「經濟」的22%。於「社會民生」當中,「土地及房屋」及「房地產價格」都是最多市民關注的。香港有數十萬?房居民,這些人長期居住在不適切的居所,輪候「上樓」的時間越來越長,樓價越來越拋離他們的購買能力。安居才能樂業、衣食足才能知榮辱。居住是一個合理而基本的訴求,這個訴求遠遠比修例與否這些政治議題強有力得多。?房居民長期要求政府加快建公屋的速度,或者重推租務管制,請問這些訴求獲得滿足了嗎?沒有!而且距離滿足訴求越來越遠。那麼我倒想問一問,?房居民是否可以去圍堵政府總部,圍堵房委會,堵塞馬路,只要你不給我「上樓」,我就一直堵塞馬路不讓所有人通行。是否可以這樣做呢?或者再狠一點,?房居民可以直接開展「不合作運動」,霸佔其他市民的私人房屋,我就衝進私人屋苑賴死不走了,瓜分有樓市民的居所了。
 
  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我倒想問一問,如果?房居民發動這樣的「不合作運動」,你覺得可以接受嗎?如果你覺得不可以,我倒想再問一問,為什麼政治訴求就可以「不合作運動」,民生訴求就不可以呢?如果侵佔他人地方是違法,那麼堵塞馬路、妨礙公眾秩序就不違法?何以厚此而薄彼呢?
 
  我只是想通過這種思考,指出所謂「不合作運動」完全是歪理。如果你認同有人可以用「不合作運動」表達這個訴求,那麼必須也要接受其他人用同樣的手段表達其他訴求,這才是公平、正義的。
 
  面對一些學生的「不合作運動」,我身邊一些朋友怨聲載道,尤其是運輸業、零售業這些行業首當其衝,可謂反修例風波的受害者。何處申冤?難道要看看哪所學校最多學生參與反修例風波,就可以去圍堵這所學校,不讓學生出入?既然這些學生可以圍堵警察總部、圍堵稅務大樓,想必他們是認可這種手段的,當然也應該接受別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基本的文明準則吧。
[責任編輯:李振陽]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众神之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