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2819

結構再平衡: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關鍵

2019-01-23
來源:香港商報網

  導語:長期以來的產能過剩、房地產過剩、杠桿率過高和效率持續下降等結構失衡因素拖累了中國經濟增長。雖然強烈的行政手段使失衡有所緩解,但更深層的體制問題依舊影響著結構平衡。若要抽薪止沸,進行結構再平衡就必須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問題。

  王小魯在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演講 (深高金供圖)

  【香港商報網訊】日前,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常務理事王小魯在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成立兩周年的特別活動上,對中國未來的經濟改革進行了分享與探討。

  在王小魯看來,我國長期以來的經濟結構失衡直接拖累了經濟增長,主要原因是過度投資,消費不足,由此帶來的諸多問題使得我國的體制改革勢在必行。對此,王小魯援引其研究數據作進一步的解釋,2000年之前,中國的最終消費率基本在60%以上,投資率則低于40%,而到了2010年,兩者均接近50%,已接近持平。消費率緣何下降了十個百分點?

  王小魯解釋,這與我國政府支出結構有關:政府投資支出過多,民生支出卻不足。2000年以后,政府投資支出逐年大幅上升,而民生支出——包括公共教育支出和公共衛生支出的上升幅度卻十分有限。長期的投資過度導致產能過剩,經濟效率大幅下滑,債務負擔也越來越重,即使為應對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影響而采取的“雙寬松”政策也只起到了短暫的刺激作用,此后經濟增長率越來越乏力。

  面對經濟效益下滑,大量借債導致金融資源無法得到有效利用的局面,王小魯提出應在政府與市場的關系領域作出改革調整。他認為在市場經濟中,政府的主導作用應是反壟斷和維護市場的公平競爭,應在基礎設施建設和“市場失效”領域發光發熱,而非“面面俱到”。他強調,在政府主導的相關領域中,絕不可“重物輕人”,更要杜絕浪費資源的“無效投資”。

  講座現場(深高金供圖)

  具體應該怎么做?

  王小魯提出,政府需進一步加快改革速度,尤其要盡快完成“以GDP為中心”向“以人為本”的服務型政府轉型。另外,應在現階段反腐取得的成效基礎上解決權力過度集中的問題,實現“治標治本”。最后他著重指出,體制改革政策必須得到具體落實。

  針對結構再平衡的努力方向,王小魯現場提出了幾點建議。

  國企需提高效率、加強監管

  改革開放以后,民營經濟始終起著帶動經濟增長的作用,快于國有經濟的增長,但最近首次出現了民營增長低于國有企業的現象。王小魯認為在非天然壟斷領域還是要推進市場化,推進效率優先,不同類型的企業應公平競爭。誰的經營效率高,成績好,誰就有理由做大做強。長期虧損、效率低的“僵尸企業”應該改革或者退出。在國有企業發揮重要作用的天然壟斷領域,為防止侵占公共利益,則必須加強政府監督和社會監督。

  城市建設的“重物輕人”亟待改善

  王小魯對我國兩億多的新城鎮居民沒有戶籍、未被社會保障體系覆蓋非常關注。他認為在中國的城市化建設中,“重物輕人”現象突出,政府大規模的拆舊城建新城,大規模的投資建設,在基礎設施建設和城市建設中發揮了主導作用,但在解決“農民工”進城的社會保障問題時卻顯得捉襟見肘。他建議應減少無效投資,增加對人力資本以及醫療教育住房等社會保障的投資。此外,收入的再分配也急待改善,經合組織(OECD)國家通過稅收實現了基尼系數的大幅度縮小,我國的稅收體系尚不能做到。

  財稅體制改革須搭配公共資源的優化管理

  王小魯強調,想要推進稅制改革,就必須減輕企業的負擔,使賦稅更為公平,縮小收入差距。但僅僅如此是不夠的,政府必須實現更有序的公共資源管理,實現“陽光財政”。通過外部監督,改善政府支出結構,從而更高效合理地使用資源。

  土地制度改革方能破題高地價與高房價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王小魯認為這將徹底改變政府“獨家征地”“獨家賣地”的模式。他進一步補充道,城市化建設導致農村大量的土地閑置,只有將這些閑置土地通過市場進行重新配置才能增加農民財產收入,有效利用并節約土地資源。只有不斷推進土地制度改革,才能將高地價高房價的現象釜底抽薪。(王雨璇)

[責任編輯:朱劍明]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众神之王走势图